聯系我們

了解更多信息,請致電

誠信寄語
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資訊 > 誠信寄語

李嘉誠:誠信為我帶來一筆財富

發布時間:2018-09-30


  李嘉誠,漢族,出生于廣東潮州潮安 ,祖籍廣東,現任長江和記實業有限公司及長江實業地產有限公司主席。

  1940年,李嘉誠隨父母到香港定居。1943年冬其父辭世,至此少年李嘉誠開始了學徒、工人、塑膠廠推銷員的生活。

  1948年,20歲的他就開始在新蒲崗擔任了一家塑膠廠的業務經理、總經理。1950年,在筲箕灣創立了長江塑膠廠。1957年,在北角創立了長江工業有限公司,發展塑膠花、玩具生產等。1972年9月31日,李嘉誠創建了長江實業有限公司。1986年,長實集團名列香港十大財團首富。2000年,李嘉誠以個人資產126億美元,一躍登上世界10大富豪排行榜。

  1957年春的一天,李嘉誠閱讀新一期的英文版《塑膠》雜志,無意看到一則消息:意大利一家公司利用塑膠原料制造塑膠花,正全面傾銷歐美市場。這則消息使李嘉誠欣喜起來。他敏銳的意識到:塑膠花也會在香港流行。

  李嘉誠抓緊時機,親自帶人赴意大利塑膠廠去“學習”,在引入塑膠花生產技術的同時,還專門引入外國的管理方法。從意大利回來后,他把長江塑膠廠改名為長江工業有限公司,積極擴充廠房,爭取海外買家的合約。

  這時的李嘉誠雖然率領企業步出了深淵,但并非就此脫離困境。這時,他的資金仍然十分不足,生產設備仍舊很簡陋。他仍然無法更新設備,增加廠房,招聘技工,生產規模也不能夠按照計劃那樣擴大。

  正當在李嘉誠無計可施之時,一個意想不到的機遇來了。有位歐洲的批發商,來北角的長江公司看樣品,他對長江公司塑膠花贊不絕口:“比意大利產品的質量還好。我在香港跑了幾家,就數你們的款式齊全,質優價廉!”

  他要求參觀長江公司的工廠,他對能在這樣簡陋的工廠生產出這么漂亮的塑膠花,甚感驚奇。這位批發商快人快語:

  “我們早就看好香港的塑膠花,品質品種,處于世界先進水平,而價格不到歐洲產品的一半。我是打定主意訂購香港的塑膠花,并且還會大量訂購。然而你們現在的規模,滿足不了我的數量。李先生,我知道你的資金出現問題,我可以先行和你做生意,條件是你必須有實力雄厚的公司或個人擔保?!?/span>

  找誰擔保呢?李嘉誠找遍了所有的親戚、朋友和銀行,沒有人愿意為他擔保。

  但是李嘉誠的內心,太想做成這筆交易了。該批發商的銷售網遍及西歐、北歐,那是歐洲最主要的市場。李嘉誠未能找到擔保人,還能說什么呢?機遇既然出現,他是無論如何不會輕易放棄的。如果批發商對他們的產生濃厚的興趣,看看能否寬容一點,雙方尋找變通;如若不成,就送給他做紀念,爭取下一次合作。

  第二天,在香港一家酒店的靜謐而優雅的咖啡廳里,李嘉誠和訂貨商對坐著。有那么幾秒鐘,他們都沒有說話,而是沉默地品嘗著咖啡。

  接著,李嘉誠說,很遺憾,我找不到擔保人。

  訂貨商說,你很坦誠,你的真誠和信用,就是最好的擔保。

  兩人都為這則幽默笑出聲來。

  談判在輕松的氣氛中進行,很快簽了第一份購銷合同。按協議,批發商提前交付貨款,基本解決了李嘉誠擴大再生產的資金問題。而且是這位批發商主動提出一次付清,可見他對李嘉誠信譽及產品質量的充分信任。

  這次的合作使李嘉誠從此站穩了腳跟,并在香港塑膠企業內有了相當的競爭市場,在接下來的日子,李嘉誠領導長江工業公司迎來了香港塑膠花制造業最具輝煌的時期。歐美各國對塑膠花的需求量更大了,從此李嘉誠的產品市場也逐漸擴張到歐洲等海外,并且擁有一席之地。

  李嘉誠憑借良好的信用和誠實的待人方式取得了事業上的一大輝煌,為此李嘉誠認為:信譽是不可以用金錢估量的,是生存和發展的法寶。信譽是企業能否向前發展的關鍵。

  他說,“不論是在香港還是其他地方做生意,畢竟信用最重要。一時的損失將來還是可以賺回來的;但損失了信譽就什么事情也不能做了?!睙o論李嘉誠的事業發展到如何龐大,獲得的聲譽如何多,他永遠不會忘記從事塑膠花生產的歲月,是塑膠花把他引入輝煌事業的大門,堅定了他實現遠大抱負的信心,更使他得到磨煉,積累經驗。

  “一個有信用的人,比起一個沒有信用、懶散、亂花錢、不求上進的人,自必有更多機會?!边@是李嘉誠給年輕人的忠告,同時也是他的座右銘。

  李嘉誠回首這段歲月時說:“雖歷經坎坷,但從未彷徨?!薄拔疑羁谈惺艿剑嘿Y金,它是企業的血液,是企業生命的源泉;信譽、誠實,也是生命,有時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!”

  由此可見,誠信對一個人的重要性,誠信是一筆財富,人與人之間,只有真誠相待,才能夠獲得朋友,才能夠得到別人的支持。

一本久久综合亚洲鲁鲁五月天,日本真人边吃奶边做爽动态图,久久婷婷综合色丁香五月,粗大狠狠的进出她的体内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